姜凡看上去信心满满。
 秦风也直了直身板,开口道:“我也没那么弱,你也别小瞧我。”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姜凡却能从他时不时扫一眼那个穿着斗篷的家伙的眼神看出,他很紧张,很心虚。
 这时,入口处,另外两个队伍联手抵达,当中那个书生模样的修士看向姜凡这边,善意的点点头,也算是打个招呼。
 姜凡对这书生装扮的家伙印象很深,因为他身上拥有一缕幽冥火,本身境界也很高,身边几个帮手修为也很不错。秦风也看了看来人,惊讶道:“你竟然认识他,这家伙很难缠,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是一名药师,好像还很厉害,当初他对外一直是一位练气修士,一身火法
 十分诡异。”
 另外那个队伍秦风也不知道,姜凡这一路也没见到过,不知身份。
 不过他们能来到这里,并且在有限的时间里进入山谷,实力不容小视。那神念的声音再次开启:“看样子这一次能参与最终考验的,只有你们这些小家伙了。当中的药师数量实在少了点,你们能到此,应该也知道这里是老夫留给
 药师的传承,和以往相同,最终传承依旧拥有火红莲还有一缕灵泉,还有就是一些远古丹方,不过能领悟多少,还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才行。”
 这时,那书生样子的修士突然开口:“敢问前辈,这灵泉是不是传说中的天星泉?”那神念听到他的话后,直接回应道:“你小子从哪里听的什么天星泉,那天星泉又没在我们上九天,老夫这里的是三幽泉,单说品质,跟那天星泉不相上下,
 炼药的效果反而更加好一些。”
 那书生笑道:“前辈别生气,晚辈也只是想多了解一些,要不然以晚辈浅薄的见识,拿回去当天星泉使用,那可糟糕了。”“你小子可真会说话!不过没用,想得到传承还得看你们的表现才行,每次考验虽然不同,但这一次因为那个小鬼的出现,打乱了本来的计划,让这最终考验开启的时间提前了许多,这也导致了很多药师根本没来得及进入这里,但这毕竟也是试炼的一部分,所以只有你们这几个人接受考验,那就干脆直接一点,炼药
 好了。”
 听到这个考验,在场几个药师纷纷露出笑容,显然对各自丹道的本事都很自信。
 众人都没有说话,等待那神念说出规则。姜凡也对此很感兴趣,只要有药师的地方就难免会有这样的比试,不过他将这种比试更多当成是一种交流的方式,也能相互学习,取长补短,毕竟不同的药
 师,炼药的侧重点完全不同。
 在场这几位绝对算的上上九天同辈药师当中的佼佼者,相信一定可以给自己看到不同的东西,他也想看看这上九天的药师跟九荒药师有什么区别。那神念接着道:“我来交给你们一个药方,提供你们相同的材料,你们各自来炼制丹药就好,品质最高的获胜,至于规矩你们都明白,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准
 备一下,半个时辰后我们开始考验。”
 说完,那神念便没了声音,而接下来这半个时辰就是给众人准备的时间。
 秦风直接看向身后一位修士,低声道:“帮我布置阵法。”
 那修士点点头,随后从百宝囊中拿出几面阵旗,随后直接开始在周围布置起来。
 看到这一幕,姜凡不免有些疑惑。
 “阵旗?你们炼药还需要布阵加持吗?”秦风果断摇摇头,随后朝那边几个队伍扫了一眼,小声解释道:“这里可没有规矩,刚才那前辈所说的规矩,其实就是没有规矩,你以为我们为什么带这么多
 帮手在身边,一会姜兄也要帮我掩护一下,肯定有人会动手的,希望不要被他们针对才好。”姜凡恍然大悟,原来这是这个规矩,药师炼药确实不喜欢外人打扰,如果是修士故意出手,那确实直接影响炼药的精力,特别是对这些年轻药师来说,影响
 更大。
 至于姜凡,听到他这么说不免有些失望,他原本还以为能看到一场真正的丹道比试,没想到竟然可能会当场打起来。仿佛看出了姜凡眼神中的失望神色,秦风接着道:“不过想打起来也没那么容易,我们身边这些帮手虽然不算太强,但给他们捣乱还是可以做到的,不到关键
 时刻,他们应该也都不会选择动手,除非有人率先炼制完成。”
 听到这话,姜凡大概了解了当中情况,炼制完成的药师只需要阻碍其他人炼药成功就能最轻松的获胜,确实有动手的理由。能抵达这里的队伍显然都已经做好准备,每个队伍所布置的阵法都算不错,最神秘的那个家伙雇佣了一个在阵道上有着不错天赋的年轻人,不仅仅利用了阵
 旗布阵,还原地布置起阵法来,跟阵旗的灵力相辅相成,这样也能完全将阵旗的威力发挥出来。
 由此可见,这神秘的药师身边带的年轻人都天赋异禀,可见准备的十分充分。姜凡正好没事,仔细观察着这几个队伍,黄蕊的队伍此时也在准备着,黄蕊则在准备自己的丹炉,她的丹炉跟自己以前的丹炉十分相似,直径只有三十公分
 ,是很精致的小丹炉,这种丹炉上方很难刻画太复杂的阵纹,所以极其考验药师的控制力,这黄蕊显然对自己的丹道很有信心。秦风的丹炉则是类似乾坤炉那样的传统大丹炉,光从气息上来看,达到了皇阶灵宝的品质,上方雕刻着古朴的花纹,散发着浓郁的火灵力,显然是一件老物
 ,秦风将自己的灵力注入当中,也在开始准备。那书生样的修士,丹炉跟秦风类似,品质也相差不大,他将自己的异火投入当中,吸引了另外一个队伍的注意力,为首的药师满脸羡慕,不过并没有多说什
 么,也开始准备自己的丹炉。姜凡仔细观察了这个少年药师,修为达到了悟道境第三重,不算强也不算弱,动作十分麻利,身后也接近悟道境巅峰的帮手,不过这个队伍中的修士,秦风
 一个也不认识,所以很难知道他们的来历。不过姜凡最感兴趣的,当然是那个将自己藏在斗篷下的药师,他一直没有着急召唤出自己的丹炉,而是平静的盘坐在地上,正在调整自己的气息,姜凡能在
 他身上感受到火气的运转,他显然在施展自己的控火之法,而姜凡更是在他身上嗅到了异火的气息,并没有展示出来。远处的山谷入口,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修士,一些已经来不及进入山谷的队伍也陆续退到那边,他们远远看着这边的情况,显然也想知道谁能获得最终的传
 承。
 洪一峰双手环胸,随后朝身边的药师开口。
 “你觉得这几个家伙谁在丹道上的能力更强一些?”
 “老大,这你可难为我了,以我对同辈药师的了解,秦风绝对能排的上前几,可这群人里,很多人我都没听说过。”
 洪一峰没好气道:“你也是个药师,连这点眼力都没有?”“眼力?如果非得让我选一个,那我肯定选姜药师,他的丹道可以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了,跟我们这辈药师相比,简直高明出不知道多少,如果他也参与其中,
 其他人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当初姜凡也指点了这家伙一点,而且洪一峰一行人见识过姜凡炼药,所以这家伙对姜凡的评价极高。
 洪一峰显然也认同他的观点,直接点点头。“这个你说的没错,不过姜兄如果想得到最终传承,之前就已经得手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秦风,但有他在一旁协助的话,我想其
 他人应该没什么机会的。”
 这时洪一峰附近的一个队伍中,有声音响起。
 “洪一峰,虽然我们不知道你说的家伙又多强,但这次会获胜的肯定是程书凡那个家伙!”
 洪一峰听到这个声音后,直接朝着那边看去。
 “你怎么也来了?我刚才还在好奇,程书凡那家伙什么时候变成药师了?”“那家伙一直都在施展火法,能控制异火,成为药师有什么难的。我又一次外出历练,重伤后碰巧遇到他,他帮我疗伤用的是一种很特殊的药法,要不然你以
 为为什么他身边那几个横冲直撞的家伙,为什么每次受伤都能很快康复,都是因为程书凡的手段,他修为远在那秦风之上,这次该他赢。”
 这二人口中的程书凡不是别人,正是那书生打扮的修士,他们本就认识,洪一峰对此人并不陌生。入口处看热闹的这些修士显然都有着自己的看法,不过姜凡之前离谱的表现他们也都看在眼中,很多人也都在议论姜凡的身份,毕竟跟姜凡接触过的修士只
 是少数而已。
 洪一峰笑道:“要不我们打赌,秦风赢了的话,你就把你师妹介绍给我兄弟,如果程书凡那家伙赢了的话,我就把你看上的阵旗送给你。”
 那修士听到这话,眼前一亮。
 “这可是你说的,咱们不准赖账!”“一言为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