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年深吸一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我这不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您说吗,而且我破产这事,太过突然,我怕你年纪大了,一时接受不了。”

    “你怕我这个老母亲一时接受不了,就不怕把你这刚娶进门的媳妇给吓跑了?”

    姜照林话中有话,两人心照不宣都懂彼此在说些什么。

    她知道祁年安排破产身份的目的,是想考验林听,然后顺理成章离婚,结果没成想自己栽了跟头,当着林听的面,她不好直接说。

    祁年也知道自己这么做理亏,一脸吃瘪的表情。

    “妈,饭做好了,我们先吃饭吧。”

    “回头再跟你小子算账!”

    饭后,林听将祁年带回来的冰镇西瓜从冰箱里拿出来,像是献宝一般跟姜照林分享。

    “妈,你快尝尝祁年带回来的这个西瓜,特别好吃,有种特殊的甜味,是我吃过最最好吃的西瓜。”

    “祁年带回来的?”姜照林一脸稀罕模样。

    这小子一向不喜礼尚往来这些繁文缛节,还知道给老婆带西瓜?

    姜照林拿起叉子叉了一块放进嘴里,独属于Densuke黑皮西瓜特有的清香,在口腔内蔓延开来。

    “这是黑皮西瓜?”

    祁年微微点头:“嗯。”

    姜照林知道这个西瓜是西瓜届的天花板,她意味深长的拍了拍祁年的肩膀:“你小子挺会疼老婆的啊?”

    林听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人,明明姜照林说得每句话她都能听懂,可是配上两人微妙的表情,她又觉得事情远没有自己看见的那么简单。

    “妈,你吃得出来这西瓜的品种?”

    姜照林微微点头。

    “咱家院子里就种有这种西瓜,你喜欢吃,我下次给你带一车过来。”

    祁年看着撒起谎来丝毫不脸红的姜照林,突然有些明白自己谎话张口就来这点是遗传谁了。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

    林听惊呆了下巴:“一车?”

    “嗯,一车,想吃多少有多少。”姜照林说得那叫一个豪气。

    祁年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吐槽,说他会疼媳妇,她不是更惯着这个儿媳妇,这个只生长在北海道的黑皮西瓜,年产量就100个。

    她拉一车过来,岂不是全包了。

    “妈,你这也太惯着林听了。”

    “我就这一个儿媳妇,我不惯着谁惯着,指望你吗?祁年,你让我儿媳妇陪你住回迁房这事,我还没跟你算账,你最好给我没日没夜拼命挣钱,早点给我把抵押出去的房子车子都买回来,休想让我宝贝儿媳妇陪你吃苦。”

    姜照林的偏爱,让林听十分感动。

    她想起林琅的婆婆,蛮不讲理,把林琅当免费保姆,对她多年的付出视若无睹,再对比自己的婆婆,林听突然觉得自己简直太幸运了。

    就算是自己的亲妈,也不一定能做到这种地步。

    林听感觉鼻子一阵酸涩,强忍住想要流泪的冲动,声音有些哽咽地说着:“妈,你对我也太好了。”

    “傻孩子,媳妇娶进门不就是用来疼的。”

    姜照林揉了揉林听的小脸,满脸宠溺和心疼:“妈对不起你,让你跟着我儿子吃苦了。”

    林听紧抿着唇摇头:“没有,我不觉得苦,祁年对我挺好的,我很幸运能遇到你们,并成为家人。

    挣钱这事,也不能让祁年一个人承担,我会跟他一起努力的,我相信,只要我们夫妻同心,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祁年,你瞅瞅这多好的媳妇啊?你就作吧!”

    姜照林说罢,给了祁年一剂白眼。

    祁年努努嘴,自知理亏,没再说话。

    “还愣着干嘛?一男人钱没挣到几个,回家就有饭吃,碗筷不知道主动去洗?”

    “是是是,我这就去洗。”

    晚上。

    林听找了师傅上门将阁楼的空调修好了,并提出想要陪姜照林一起睡,被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哪有新婚小两口分房睡的?”

    “可是……”

    “要是因为我这个老太婆的到来,让你们小两口分房睡,那我今晚就回去,以后都不来了。”

    “妈,别……我也不是……我只是……”

    林听紧张得语无伦次,想要解释,可是话到嘴边,就变得有些烫嘴,她将视线投向祁年,寻求他的帮助。

    “你说话啊?”

    谁知对方非但没有帮自己,反而爽快的认同了姜照林的话。

    “妈说得在理。”

    “???”

    祁年揽过林听的肩膀,笑着向姜照林摆手。

    “妈,晚安,我们先回房睡觉了。”

    姜照林一听两人要睡觉,整个人瞬间乐开了花:“睡觉好,这样我就能早点抱孙子孙女了。”

    “抱孙子孙女?”

    林听惊得张大了嘴巴,这……

    关上房门后,祁年将放在林听肩膀上的手臂拿了下来,解释道:“我妈那个人就是想抱孙子孙女想疯了,她催生的话,你别在意。”

    林听怔愣了几秒点了点头。

    她看向床上的四件套,还是昨晚的那套,转身有些不解地看向祁年。

    “我早上给你的四件套,你没换吗?”

    他是连她洗过的床单被罩也嫌弃,不愿意用吗?

    “又不脏,没必要换。”

    她睡过得不脏吗?所以他这是在向她解释早上的事情吗?

    “今晚我打地铺吧,我看你昨晚睡地上都没睡好。”

    “不用,我这男人的自尊心,今晚还得麻烦你再维护一下。”祁年说着熟练地将垫子铺上。

    林听心中有些雀跃。

    这个男人明明是好心,却每次都说得好像她在帮他忙一样。

    “那今晚也谢谢你了。哦,对了,妈今天给了我一个改口红包。”

    林听想起车上姜照林给她的红包,她还没有拆开,便从包里将那足足有五厘米厚的红包拿了出来。

    果不其然,一沓红钞票。

    “这么多?”

    林听将红包里的现金全部倒了出来,足足有五沓现金。

    “祁年,妈改口红包给了我五万块?”

    林听拿着那沓现金,惊讶的嘴巴久久没合上。

    当初林琅结婚时,还是姐夫曹志亮提醒,李萍才不情不愿地在婚礼上掏出一个红包,里面就放了五百块。

    祁年看向林听手中的红包,内心忍不住吐槽。

    他祁氏集团千亿资产,她改口红包才给五万,这小老太婆出手还是含蓄了点。

    “又不多,给你就拿着呗。”

    “这还不多吗?”

    林听满脸不可思议,感觉红包里还有什么,又用力倒了倒,掉下来一个翡翠珠链。

    “这是什么?”

    祁年看清那串手链后,瞳孔瞬间大了几分,这老太婆挺舍得啊。

    “一个翡翠珠链。”他说得轻飘飘。

    “翡翠的?看这种水透明度这么高,应该不便宜吧?”

章节目录

旺仔书屋 南孤阁 御兽:我能赋予词条免费阅读 儒圣顺着网线打人的日常最新章节 西游:瞎眼五百年,弟子全是大妖txt下载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从意外捡漏主神格开始崛起txt下载 合喜免费阅读 孤灯阁 人道大圣全文阅读 灵植:我有词条面板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