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声音?保护主公!”

    原本站在角落的黄盖,带着几名侍卫冲到孙权身边,将他围在中央。

    周瑜的瞳孔也略有放大,看着缓缓将手臂放下去的赵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我们的冒牌孔明,此刻看着一脸惊骇的孙权,扬起下巴道:“孙将军,既然连曹操都惧怕我们两家联合,我们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东吴有精锐水军,而我主刘豫州也可出精兵三万,只要在陆路夹击,曹贼大军必可破之。”

    孙权惊讶之余,内心的火焰也被点燃,他伸手推开面前的护卫,“仓啷”一声抽出腰间佩剑。

    “曹操,乱汉之贼子也!自立之意由来已久,既然他忌惮我东吴,我宣布,今日便联合刘备,与曹贼势不两立!若谁再敢说出‘投降’二字,下场便如此机!”

    孙权大吼一声,配剑嗡的落下,将面前一张边机劈作两半,算是正式对曹操宣战了。

    “周瑜,我现在命你为左都督,程普为右都督,鲁肃为赞军校尉,带精锐水师三万逆流而上,与刘豫州在樊口汇合,操练三军,准备迎敌!”

    “遵命!”

    当孙权说出这句激情澎湃的宣言之后,也算给此事定下了最后基调,一众东吴文臣也全部哑火,没人再敢提投降一事。

    鲁肃悄悄的在后面抹汗,赵义心里一块石头也落在了地面。

    不过,在宴会散去之后,孙权又请他到后室用茶,赵义知道,真正的谈判现在才刚开始。

    所谓的“舌战群儒”看上去热血沸腾,实则一点用处都没有,只为了堵住那些东吴文臣的嘴,现在面对吴主孙权和周瑜,赵义知道是时候拿出点干货了。

    “孔明先生,既然我们的联盟已经敲定下来,你刚刚又说自己习得仙术,倒不如就留在这里共同磋商抗曹之法,如何?”

    孙权说的轻松,但赵义知道,他把自己留在这儿就相当于一个人质,当然,这点他早有准备,也没想着回去,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那是自然,孙刘联合的结果是双赢,联合抗曹东吴既是主力,我主刘豫州也专门交代,愿向东吴称臣,退敌之后我主只需借南岸油江口,有一立足之地即可。”

    孙权闻言眼睛一亮,和周瑜无声交流了一下,内心里很是激动。

    他是没想到,那刘备竟然会主动向他东吴称臣,如此一来岂不是可以兵不血刃的吸收刘备势力,看来他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呵呵呵~既然刘豫州已经决定,那便按他说的做吧,来来来,我们以茶代酒,共饮此杯。”

    孙权、周瑜、鲁肃,还有冒牌诸葛亮赵义,举起茶碗,仰头喝下。

    放下茶碗,周瑜笑道:“孔明先生,既然联盟关系已然达成,那么我们就要来商量一下联合退敌的细节,不知孔明先生认为此战如何退敌最为合适,最为稳妥?”

    赵义同样高深莫测一笑,回道:“想必周将军心中已然有了结果,很巧,亮也有一计,不如我二人将计策写于掌中,一同分开,看看我们这英雄所见是否略同?”

    “哈哈哈~~有趣,好,就依孔明先生所言,来人,取笔墨~!”

    唤来下人准备好笔墨,赵义刷刷刷在掌心写了个字,攥起拳头,待到周瑜也写完,两人相视而笑,同时摊开掌心,两人掌心中都写着一个“火”字。

    “哈哈哈~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孔明先生,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没错,周将军,此次退曹就要靠火攻。”

    几人又商量了一些合作的细节事宜,周瑜邀请赵义做他的后勤参军,帮忙管理兵器,而赵义知道,这货攒着坏心思要为难他呢,要不然又哪里来的草船借箭这精彩一幕?

    商量完了正事,赵义才在鲁肃的陪同下进入孙权的后宅客房,就近安顿下来。

    鲁肃看四下无人,拽着赵义的胳膊道:“哎呀,刚刚在大殿之上可吓死我了,没想到鸿飞会使出那仙人之法震慑全场,你这么做太冒险了,如果一不小心伤到人,定你个刺杀之罪都是轻的。”

    赵义干咳了两声道:“子敬先生,你怎么吓糊涂了?应该称呼我为诸葛孔明才是。”

    “哦......对对对,瞧我这脑子,看来真的是紧张糊涂了,孔明先生这边请,我主为了先生的安全,以及之后方便联系,特意让我们准备了两间客房,让你和你的书童可以安心居住,不用担心再被刺客惦记。”

    “哦,子敬兄替我多谢孙将军了。”

    两人走过长廊,七拐八拐来到一座小院,鲁肃正准备带着赵义进去,却见眼前一道红色身影飘过,便被人堵住去路。

    “三小姐?”

    鲁肃一愣,不知道孙尚香出现在这里想要干什么。

    此刻的孙尚香盯着赵义,绕着他转了一圈,上下打量。

    “嗯......不错,诸葛孔明,没想到你的嘴巴那么厉害,还真的会使用仙法,刚刚在大殿上我没看清楚,可否在这里再耍一遍?”

    赵义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儿,暗道这孙家三小姐真是被惯坏了,他都说了是仙法,又不是杂耍,怎可轻易示人?

    鲁肃见状急忙说道:“三小姐,孔明先生昨晚没有休息好,刚刚又于主公商议大事,三小姐要是感兴趣可改日再来。”

    孙尚香抬起下巴又转了一圈,这才松口道:“也行,本小姐昨晚也没睡好,就先放过你了。”

    “三小姐也没睡好?这倒是巧了。”

    赵义笑眯眯看着对方,让孙尚香脸颊一红,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哼~刚刚见你在大殿上侃侃而谈,本以为之前错怪了你,看来你骨子里就是一个淫贼!等着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赵义目送着青春逼人精力旺盛的孙尚香离去,挠了挠头自语道:“这小妮子......挺带劲的。”

    “孔明先生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我说多谢子敬兄带路,我已经到了,咱们明日再见吧。”

    “好,如果孔明兄有什么需要的尽可吩咐下人,也可以直接告诉我,那么你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赵义和鲁肃互相行礼道别,这才走入孙权给安排的院落房间中,第一时间去查看正品诸葛亮的情况。

    “军师,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诸葛亮躺在床上,经过医师的调理,还喝了新熬制的汤药,脸色看上去好了许多。

    “今日面见孙权和东吴众文臣,情况如何?”

    诸葛亮顾不得自己的身体,开口便询问自己最在意之事。

    赵义笑着比了个“OK”的手势,看着诸葛亮一脸迷茫。

    “军师放心,都谈拢了,你是没看到,在下今日于大殿之上,喷的东吴文臣集团灰头土脸,无人能出其右~!倒是那周瑜着实让我意外,不过好在有惊无险糊弄过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

    诸葛亮听闻已经谈拢,整个人都放松下去。

    睡在孙家大宅的第一晚一夜无话,赵义一觉睡到大天亮。

    他按照自己从前的习惯早起跑步,刚出院门就遇到了一袭红衣的孙尚香。

    “喂,淫贼,这么早就想跑吗?是不是故意躲着本小姐?”

    “躲?呵呵~在下只是有早起跑步的习惯,三小姐怕是自作多情了。”

    赵义没搭理孙尚香,按照自己的节奏开始慢跑。

    “跑步?这是什么奇怪的习惯,我看你就是故意躲着我,好,本小姐今日倒要看看,跑步能锻炼什么。”

    孙尚香不依不饶的跟在赵义身后,也开始慢跑。

    赵义颇感好笑,戏谑道:“三小姐,在下这跑步锻炼可不是人人都能学的,特别是你一介女流......”

    “你说什么?一介女流?少瞧不起人!告诉你,本小姐从小习武,精通各种拳脚兵器,区区跑步能耐我何?还有,你跑的太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