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府废弃了大半,剩下部分在阳乃雪乃的带领下,和几个侍男一起弄干净了。

    小了许多,弄了栏栅和围墙,几个人轮流守夜。

    家里粮食多,怕贼更怕强盗,短时间没有问题,时间长了还是需要招募一些常备轻足。

    战国的军队主力是姬武士,她们有知行,有职禄,悍不畏死,职业就是杀人,是中坚力量。

    武家村庄里的农兵足轻,日常生产,农闲时可以拉出来打仗。

    自筹装备,管饭就行,免费的炮灰。士气低落,只是能摇旗呐喊。好在数量够大,壮壮声势打打顺风仗。

    还有每家每户一些多生的女子,家里养不活,粮食不够吃,被武家招募成为常备足轻。

    十个足轻一个月要吃两石粮食,出阵翻倍,一年下来得三十余石,还需要提供武器装备,领主也养不起太多。

    一千石的领地动员不超过30人,毕竟领主也穷。

    不过战斗力强过农兵,平时还可以看家护院。本来斯波家里也养了一些,前几天死光了。

    另外一些主家灭亡的野武士,来路不明的浪人,甚至强盗集团都有被雇佣打仗的,认钱不认人。

    战斗力是有的,就是大多偷奸耍滑,打起仗来靠不住。

    以斯波家现在的条件,义银决定先在村子里招募二十名常备轻足,日常脱产训练,看家护院。

    一年要花六十石粮食,需要的武器装备还得去城下町置办。

    义银算了算,一百石换了五十贯钱,除去阳乃雪乃的职禄三十贯钱,还剩20贯,另外两女还有六十石的粮食。

    二十名常备轻足的口粮六十石,轻足穿的御贷具足和戴的阵笠,作为武器的竹枪至少也得一人一贯钱买来,这样就是一百石。

    好在这些轻足装备都是主家的,保养维护的好,可以用很久。

    这样就是花了二百六十石,剩下了二十贯钱。

    这日子还没开始过,七百余石就花了小半,真打起仗来花得更多,还得留些粮食防荒,家里有粮心里不慌。

    也不敢再多招轻足,暂且先维持着。

    除了招兵,也需要花钱找个老师。雪乃需要学习刀剑,义银自己也需要学一些战阵的东西。

    和平时用的刀剑不一样,上阵靠的是大枪弓箭铁炮,战场上刀剑的用处很小。

    而且打仗不是纸上谈兵,真正需要的东西都是一代代武家用鲜血得来的,必须要找个家学渊源的好老师,多花点钱也是好的。

    这个老师找谁呢?义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婀娜的身影,前田利家。。。

    前田利家是荒子城主前田利昌的四女。利昌是织田家重臣林秀贞的与力,也就是下属武士,这一代有六个女儿。

    这世界物资匮乏,武家的女儿多了也愁。前田利家自幼被送往织田信长处,担任小姓侍奉信长,现在出仕在信长手下为母衣众笔头,是直辖部队的头目。

    之所以会想到她,一来她武艺高强,是附近有名的姬武士。

    二来她很穷,前田利昌女儿多,早早被送了出来,职禄不多,她应该乐意多赚点钱粮。

    三来她是个正直的武士,织田信长和义银这件事,她对义银心中有愧,不会藏私。

    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老师,义银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去了清洲城找她。

    城内布局分明,最重要是信长的天守阁,然后就是围绕天守阁的内城重臣区域,前田利家住在更外围姬武士扎堆的住宅区。

    她的身份不高,但是位置很关键,有资格参加评议,算是职低权重的武士。

    家里要做的事情很多,义银就没带着阳乃雪乃,穿素衣,裹头挡住被割后的短发,一副姬武士走街串巷的打扮,走在城里的小道上。

    路上询问了几次方向,找到了前田利家的住处。还未走到门口,一旁柿子树上忽然砸下几个成熟的柿子,胸口被粘的一团红色的痕迹。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在树上吃柿子,不小心掉下来了。”

    一个秀美的女子从树上跳了下来,头发披在身后随手扎了个马尾辫。

    身上穿着奇怪的大红色浴衣,腰上扎着一根草绳子,衣服不太合身,胸口的重量在下树跳动中顶出半截肉弹。

    看起来十七八岁,一脸轻浮笑眯眯伸手朝义银的胸口摸过来。

    “来,我帮你擦擦。”

    义银拍开她的咸猪手,一脸无语。哪有失手掉下树的柿子会横向飞出五步远的,这女子明显看出了他的性别,借机猥亵他。

    “不用了,一点颜色而已,我回去自己弄弄就行了。”

    摸不清女子的来路,义银谨慎的选择了回避。

    “哎呀呀,这怎么好意思呢,这都是我的过失,要么我请你喝一杯,当作是赔礼了。”

    女子毫不在意的甩了甩被义银拍开的手,伸出胳膊想搂住义银。

    义银眯着眼,右手握住了打刀的刀柄。

    “哎呦,小郎还挺凶的嘛。”

    女子觍着脸缩回了手,说道。

    “知道我是男儿身还如此轻浮,清洲的姬武士就是如此做派的吗?”

    门口的声响惊醒了家里的前田利家,昨晚为信长守夜的她刚回到家里补觉,门口的喧闹将她吵醒,气恼的打开了门。

    “利益你在搞什么!再吵我睡觉给我滚回荒子城去!”

    对着女子一阵咆哮,她才吃惊的看到了义银。

    “义银君,你怎么来了?”

    “午安,利家姬。”

    义银朝利家一个鞠躬。

    “快请进来说话,利益你个混蛋,你又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对不对!明天你就给我滚回荒子城去!”

    被称为利益的女子顶着利家唾骂,无所谓的耸耸肩。

    “荒子城哪有清洲城好玩,小郎一看就是大气的人,不会和我这种无赖计较的。没事的,四婶。”

    利家无奈的看着她没有办法。这是她大姐的养女,和她年纪差不多,她为人忠直守礼,利益却跳脱活泼的不像个姬武士。

    喜欢热闹的清洲城,对家族领地荒子城没有兴趣。一年有大半年赖在利家这里求宿,赶也赶不走。

    “大胆!你知道大人是什么身份吗!”

    “当然知道啊,城里漂亮点的小郎我都认识,这么俊俏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一看到他断发狩衣我就知道,四婶拉皮条给织田殿下睡的斯波义银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