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

    完全没有明白义银的脑回路,阳乃的哭声都因为思考小了很多。

    “为了斯波家,你要学会微笑,不论面对什么,都要笑着面对。”

    多年接受忠于斯波家教育的阳乃,听着义银的话,看着身后因为恐惧而呆滞的妹妹,努力做出了一个笑的表情。

    “这样就可以了吗?”

    脑海中在不断想着系统的事,义银嘴巴里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几句随口制造了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

    这一夜过去。天亮不久,灭了火的前田利家就来告别,留下一地的残砖烂瓦给义银。

    清点了家里的人数,也不剩几个人丁。

    义银随手任命已经笑容逐渐固化的阳乃暂时主持家中清理,带着残留的仆役出去做事。

    自己找了个残存的房间躺下,贴上榻榻米就沉沉的睡去。等醒来时发现太累忘了脱去兜胴,被身上的包胴夹得肉疼。

    不过,算是有了精神头,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大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走出房间,门口跪坐着的雪乃急忙忙一个伏地。

    “义银大人。”

    她虽然脸上还是冷冰冰的没有表情,至少看起来精神也回复了不少。

    义银随手挥了挥。

    “阳乃呢?叫她来见我。”

    嗨了一声,雪乃匆匆去找来阳乃。看着这个已经变成一脸灿烂笑容的女孩子,义银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家里的情况怎么样?”

    “家主和诸位姬大人的尸骸已经找到,暂时存放在别间。

    家里也清理了一边,不过没有剩下几间。仆役大多被杀死了,只有我和雪乃,还有五个侍男活了下来。

    不过那几个侍男,受了点。。惊吓,暂时可能派不上什么用处。”

    阳乃说着,义银点点头。被屠杀和轮x的斯波家现在一个姬武士都没有活下来,能有两女五男七个奴仆留下还是运气好的。

    “家里的财务粮食呢?”

    “刚才完成秋收,粮食还未送回府里的库房。钱财除了少数笨重的金铜器和古董,都被抢掠走了。”

    “辛苦你了,给我准备一点吃的。”

    朝阳乃点点头,她的表现超乎义银的想象。

    经历了这种事还能在短短时间内把家里的情况打理清楚,这是个用得上的人才,虽然一直笑着有点变态。

    义银思考了一下现在的处境,斯波家等同于灭族,自己答应织田信长的条件已经没有了实现的基础。

    如果不做点什么,看信长昨天的样子,逃不脱就是一个金屋藏君的节奏。

    比起这个,家里的问题还是小事,虽然守护府破灭了大半,但剩下八个人只需要一个小院就可以生活,残破的地方整理堆着就是了,面子上不好看也就不好看了。

    粮食才是最重要的,有吃的人心才能安定,粮食要早些拉回来进库。

    斯波家被幕府将军封为尾张守护,虽然败得一了百了,还是留下了一个村子的料所。

    古代最重乡党,这个村子算是斯波家最后的底子。虽然只有约五十户人家,但是田税收成从没少过守护府,斯波义统也不是贪婪的人。

    四公六民在乱世算仁政。轻足能拉出几十人,要不是织田信友夜里突袭,守护府不会这么容易被攻破。

    明天先去织田信友的料所村子把抢走的财物弄回来,死了家督,清洲织田氏现在一定人心惶惶,有组织的十人足够横行村野了。

    想好了后续,稍有安心的义银,吃着阳乃送上的饭团和清水,一旁阳乃雪乃用心侍候,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这时,外面一个侍男进来禀报,前田利家来了。

    “前田大人辛苦了,是不是织田殿下有什么吩咐?”

    姬武士前田利家一脸的难以启齿,义银心中勉强有丝明悟。

    “那个,斯波大人。”

    “前田大人不要客气,你是我斯波家的恩人,叫我义银就可以了。”

    看着眼前爽直的清秀少年,心里有些好感的利家点了点头。

    “那么,义银君也叫我一声利家就行,我这次来是殿下让我来取被义银君讨取的织田信友的首级。

    殿下已经下令,织田信友犯上作乱罪无可赦,枭首示众。清洲织田氏嫡支姬斩首,料所兵役并入织田本家。

    还有。。殿下叫你今天再去次清洲城,秉烛夜谈关于斯波家之后的安排。”

    利家低下脑袋,叫一个少年晚上陪织田信长谈事情,能谈什么?怎么谈?在哪里谈?

    斯波家刚刚破人亡,就把人家家的公子叫来祸祸。。这也太。。难怪性格忠直的利家说不出口。

    而义银对这事完全没有联想到,即使想到了,说不定比织田信长还有性趣,他现在感叹的是钱财拿不回来了。

    织田信长的速度很快,得到了前田利家的汇报,知道织田信友已经死去的消息。

    第一时间收编了信友的领地和人口,这是一个贪婪的战国大名标准的动作。

    动作晚了一步的义银只能眼睁睁看着织田信长打包了织田信友的一切。

    自己被信友手下掠走的财物,现在可能已经上缴库房,成为信长发动下一次战争的物资。

    “织田殿下可真是体贴呀。”

    义银不在乎,不代表别人不在乎。侍立在旁的阳乃带着笑容讽刺道。一旁的雪乃虽然还是面无表情,握紧了拳头。

    “大胆,你是什么身份,竟敢议论殿下。”

    利家的脸色大变,抽出打刀架在阳乃的脖子上。

    战国的上下之分非常严苛,武家之间可以话中有话,绵里藏针。

    但一般国人哪里配和武士大人说话,走在路上看你不顺眼砍死你也是白死。何况是家中奴仆插嘴,更加无法忍受。

    阳乃脖子上被刀子的冷锋吓得战战栗栗,嘴上却不想认输,对斯波家的忠诚刻在了她的骨子里。

    斯波家只剩下义银了,织田信长这样的行为让她感觉不耻。

    “利家姬,请放下刀,我等下就和你走。”

    这才反应过来的义银,赶紧隔开阳乃,将拔刀的利家一把搂开。

    两人都没穿甲,肢体接触中利家心头一荡,躲开义银的手。这可是殿下看上的少年,不能乱碰。

    “阳乃!赶快向前田大人道歉!”

    义银严厉的命令下,阳乃跪下土下座。

    “小女无礼,请前田大人海涵。”

    “算了。。哎。。看在义银君的面上。。”

    知道自家殿下理亏的利家也不想再闹大,义银让他稍等,带着阳乃雪乃到后面更衣。

    织田信长的事迟早要解决,既然她这么猴急,那么义银也不在意。

    反正在他的价值观看来,男人不吃亏。不过,既然要去就得好好收拾一下。要么不做,要做就得做战国最好的鸭。

    “阳乃,家里的化妆料和吴服都还在吗?”

    “都还在,义银大人,难道您真的要。。。”

    虽然还带着笑容,但是阳乃的眼中已经一片冰凉。

    太残酷了,家破人亡才不到一天,义银大人就要去以色侍人。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残酷的对待义银大人这样的美少年。一旁的雪乃忽然拉住义银的衣角。

    “义银大人,我们逃走吧!”

    义银诧异的看着雪乃,这个一直沉默的姑娘。她眼神中的忠诚,不输给阳乃。

    “一切为了斯波家。”

    面对无限忠诚的她们,义银演出了一个圣洁的表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