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你总吊为夫的胃口,说了又不给看,让为夫心里一直惦记。”

    “这是冬天啊,弄个出来没用啊。”

    “看看,再收回去行么?”

    秦月哭笑不得:“那也得等等,我的身子还虚,那东西个大,费我的内力。”

    “哦哦,行,那就等夏天吧,为夫不急。”

    一说这个,石头立即改变想法,还是媳妇重要,秦月咪着眼笑起来。

    小丈夫很好哄弄,说什么听什么,真好!

    屋里被石头收拾的非常好,暖和的穿单衣都不冷,买的花摆放在墙边,有的都开花了。

    外面寒风刺骨,屋里却象春天一样,绿意葱葱。

    秦月在屋里来回溜达了一会儿,躺在软塌上,这是石头特意从府城买来的,特别的柔软。

    “媳妇,旺财酒楼的找过我,想再买几个菜谱,还有咱家的蔬菜也要订?”

    “跟他说,今年没种,不供应了。”

    “哦,媳妇是不是还在记恨着他?”

    秦月轻哼一声:“记恨谈不上,你可知道,每年旺财酒楼往咱家送的年礼,都是药铺的许掌柜自己掏腰包送的?”

    石头摇摇头:“不一样吗?”

    “哼,怎么能一样,许旺财不比他哥有钱?为什么年礼要让他哥出钱?从我这里赚走那么多钱,还救了他孙子一命,不值他亲自送点礼?”

    “你的意思是说,他在吸许掌柜的血?”

    “哼,以前觉得他还可以,现在,他不是个深交的人,我不想和他来往了。”

    “那为夫就听媳妇的,回了他就是。”

    “嗯,等见了许掌柜,问问他,到底为何,难道就因为许掌柜至今一个人,没人继承他的衣钵,就这样待他?”

    “这个许旺财做生意一把好手。”

    “我要的是人品,不是好手,再会做生意,人品不行,到头来只会坑我。”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进入了腊月,秦月足不出户,每天在屋里养着身体,石头隔三差五摘几枝梅,插在花瓶里,屋里温暖,花儿很快就会开放。

    “媳妇,今年来村子里游玩的人,比去年的还要多,咱们这里都快赶上青石镇了。”

    “小商小贩也多了吧?”

    “必须的,只是他们不敢再叫卖,村里人不让他们喊,怕影响你休息。”

    “呵,现在对我可真好。”

    “你是他们的财神奶奶。”

    秦月起身下了炕:“走,咱们出去看看,总闷在屋里不透透气也不行。”

    石头给她披上外套,把她捂的严严实实的。

    走时,还不忘拉着她的手,两人先去东厢房看了看,孩子们在里面玩的满头大汗。

    她没打扰他们,看了一眼西厢房。

    “房子都收拾好了?”

    “都好了,一人一间,我也跟他们说好了,过完年就搬过去。”

    “嗯,要让他们学会独立,自己穿衣服,自己起床,就是星海和月华,两岁月了,应该不尿炕上吧?”

    “早就不尿炕了,晚上也不起夜,一觉睡到大天亮。”

    “呵,这方面倒是很省心。”

    董氏和王氏在厨房看到秦月,忙打招呼:“夫人,出门要穿暖,别冻着了。”

    “嗯,放心吧,有他在,我想冷都不可行。”

    出了门,秦月望去,好家伙,一个小型集市了,她和石头慢慢溜达着着。

    在小摊前经过时,还不忘看看他们卖的都是什么。

    “糖葫芦,甘蔗,木制品,陶瓷,首饰,干菜,肉,呵,比镇上卖的品种都全。”

    “好些商贩特意从远处贩来的,都是稀罕的,为了吸引游客,数咱家的果子和大酱最吃香,哪个游客来,也得买些带走。”

    “咱们不是不批发大酱嘛?”

    “商贩批了,就地摆滩啊!”

    “呵,可真会偷懒,不过,在这里不比外面卖的低。”

    两人转了一圈,来到作坊这边,梁动带着三强子忙的不亦乐乎,嘴上还叼着一个果子。

    看见秦月,梁动把嘴里的果子扔在桌上。

    “夫人,您来啦。”

    “嗯,来看看你,作坊可好?”

    “一切照旧!”

    秦月看了一眼三强子:“你爹和你哥还在卖货?”

    “嗯,每个月赚的比我娘还要多的多。”

    “二妮子订亲了没?”

    “还没,一直在挑,早知道就让她跟着婉儿姐姐,这一年,担误了不少时间,我娘拘着她天天在家学这个,学那个的。”

    “哼,学的多,干的多,嫁了人,全都为婆家服务了,你娘干活的命,也让你姐去婆家干活,这当娘的,怎么就不心疼心疼闺女呢。”

    “您说说我娘?”

    “懒得理她,那是你家的事,我不掺合。”

    她扫了一眼铺子,转身走了。

    梁动撇撇嘴:“女人活着,不只是为了嫁人,要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同男儿一样,妮儿在这里学了这么长时间,都白学了,嫁了人,整天围着锅台转吧。”

    “唉,我也劝我娘,可她不听,说是如果不早点嫁人,好男人都被挑完了。”

    “你娘的性子很倔,只有夫人能说的动,可是夫人不会管你家的事。”

    “我姐也不反抗,就听她的。”

    “那就听天由命吧,她自己都不在乎,谁还会硬拽她?”

    “唉~”

    两人的对话,被秦月听进耳朵里。

    “回头让宁夏打听着点二妮子的事。”

    “好。”

    “这都年底了,也没有青婷的音讯?”

    “她有了身孕,在家养身子呢,婆家对她特别好,什么都不让她干,身边有两个丫头专门侍候着。”

    “那就好。”

    抬眼看着满村含苞待放的梅花,秦月笑了起来。

    “今非昔比,山水村改头换面了。”

    “对了,要不要去书院看看?”

    “不去了,明年开春再看。”

    “里面也种了不少的梅花,和村子的印着景,游人一进来,满眼都是它,多好?”

    “你们喜欢就好。”

    出来溜一圈,心情舒畅了不少,有的村民见她出来,都和她热情的打着招呼。

    “秦东家,你身体可好了?”

    “快好了,出来透透气。”

    “祝您早日康复啊。”

    “借你吉言。”

    她温柔的和人打着招呼,见过她揍人的可不认为她温柔。

    路边,郑李氏也在逛小摊,她看见秦月,忙躲到远远的地方,低下头,不敢看她一眼。

    秦月压根就没看她,巡视了下自己的地盘,和石头回了家。

    三天后,山水村迎来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雪花飘飘洒洒,来这里的游客不但没减少,反而增加了。

    他们就是想趁着下雪来赏梅,具说,这样非常有意境。

    就连府城翰林书院,有名的教书先生,也慕名而来。

    他们下了车,三五结群,一路走,一路看,留下一串爽朗的笑声。

    “这地方真不错,依山傍水。”

    “是啊,没想到咱们济州府还有这样的地方。”

    “听说,有个叫庄石的,好象就在这里。”

    “哦?我可是教过他的。”

    “要不,咱们去他家看看?顺便讨杯茶?”

    “好啊!”

章节目录

浏览屋 从杀手开始的美漫人生最新章节 长宁将军蓬莱客 对陛下读心后发现他是恋爱脑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最新章节 狐狸精没有好下场最新章节 北美枪侠警探最新章节 有着英灵殿的我可以穿梭万界百度百科 被高冷豹攻饲养了怎么破